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彩网页 > 内容

赌输光百万家财 儿子目睹父亲被(图

时间:2017-08-19 09:26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两个男的反扭住爸爸的胳膊,逼他跪在地上,另一个男的挥起钢管,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。”时过多日,12岁的阿兴(化名)仍时常失眠、做噩梦。3月11日下午,他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人活活赌输了上百万元的父亲李运海,因无力拖欠庄家的1400元赌资,被十几名男子打成重伤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爸爸去世后,他、母亲及妹妹住在新市镇的亲戚家中,生活费用全部由亲戚提供。在儿子眼里,父亲李运海一直都非常勤劳,是他一步步带领全家致富的。

  为了赚钱,1998年李运海带着妻子,抱着刚满两岁的女儿阿园从安徽来到广州打工,刚满5岁的阿兴留在了老家,直到今年才来广州。称,她和丈夫在白云区新市镇大埔村开了一间废品收购站,丈夫整天在各种垃圾里挑有回收价值的东西,一天下来,臭气冲天。两年的拼搏终于带来了收获,他们有了十余万元存款。李运海也有了经营废品收购站的技巧,他将档口转给弟弟,自己又到石井镇大岗村榕溪工业区新开了一家档口。2002年,收购站生意火爆,一年就赚了40多万元。2003年7月份,因为拆迁,李运海将收购站迁到石井镇大朗村,一个月最少也可以赚一两万元。阿兴说,那段时间,有了钱的父亲并不乱花钱,还同往常一样起早贪黑地收废品。

  “真不该搬到大朗村!”妻子后悔不已。丈夫十分喜欢抱小孩,当时身边的女儿阿园已经7岁,她又怀着第三个孩子,他就经常抱邻居的孩子玩。住在同一栋楼二楼、人称“老板娘”的刘某有个两岁的儿子,李运海就经常上楼玩,一来二去就和刘某熟了起来。

  刘某一直在做外围码生意。在她影响下,2003年11月,李运海开始尝试买码。每周二、周四、周六三期,每期49个号码,每个号码5元钱,李运海每次买一个号码。妻子称,丈夫前三期全中了,每次中5元。刘某主动上门送钱。丈夫后悔此前买小了,此后开始每期都买,赌注也逐渐增加。

  “丈夫刚玩我就强烈反对。”说,她早就知道害人,也一直担心他入迷。发现丈夫玩,她先是好心劝说,但他就是不听,此前从不争吵的夫妻开始为此打架。楼上的刘某一听见吵架,就下来劝,“买码要靠运气,你老公有财,你不要耽误他发财!”丈夫听后买得更凶了。曾想过将丈夫的钱管起来,可她出身农村,觉得“只要吃好喝好就可以了”,一直狠不下心,钱的事情一直由丈夫管着。

  因为老婆反对,李运海开始将玩的事转入地下,偷偷上楼买码,买码金额却从最开始的5元发展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。到去年5月份,李运海一旦看准一个号码就会买2000元、5000元到10000元不等,但他买大的都没中过,最多一次也就中了300元钱。

  家里的钱越来越少,有时候李运海没有现钱,刘某也会给他开单。为此曾过刘某,如果丈夫没有钱,不要给他“开单”,但刘某没有听她的。2003年,夫妻俩曾寄给家乡亲友11万元,准备在家乡盖栋新楼房。可是丈夫为了赌,竟偷偷将钱要了回来2004年8月、10月、11月,李运海让亲友分几次把钱寄了回来,11月份收到的最后一笔3.8万元的汇款也输光了。就这样,家里上百万元的存款全被李运海输光。亲戚们看见李运海赌博,都不愿意借钱给他。

  称,3月8日李运海又输掉了家里仅有的1万多元,收购站连运转的资金都没有了,她只能哀求亲戚借了1万元。为了把丈夫从中拉出来,决定将废品收购站搬走,远离“吃人”的刘老板娘。

  在亲戚的帮助下,在竹料镇找了一个新档冢?月11日开始搬迁废品收购站。儿子阿兴说,当天他、父母亲与表哥峰正在档口里搬东西,下午3时30分左右,父亲刚装了一车东西,刘老板娘来了。原来父亲买还欠对方1400元。称,丈夫承认欠钱,可现在没有钱,还不起。她提议将放在刘老板娘仓库的一辆摩托车押在这里,等有了钱再来取摩托车。刘老板娘不同意,和李运海吵了起来。“这次买了一万多元都没中,你从中都抽了1000多元了,我现在就是有钱也不给你!”李运海说出这句气话后,刘老板娘就哭着上楼打电话。

  此时,阿兴看见一辆给刘老板娘送的0.6吨小货车来到现场,后面还跟着两辆摩托车。3名男子走到他爸爸跟前,问:“是不是欠钱不还?”他爸爸说:“我不欠你的钱,只欠刘老板娘的钱。”峰见3名男子想冲上去打姨夫,就前阻拦。对方见人不够多,先闪到一边打电线分钟后,十多名男子骑摩托车来到现场。李运海见形势不对,就往旁边院子里跑,男人们就往里面追。阿兴说,他知道对方要打爸爸,可他们这边包括他只有两个男人,打不过对方。不一会,爸爸就被人从院子里拽了出来,扭住胳膊,几名男子还从后面踢爸爸。此时周边围了很多人,但没人帮忙。

  称,此时两名男子分别拧住丈夫的胳膊,让丈夫跪在地上,另1名男子操起铁管挥向丈夫的脑袋。阿兴说,他现在一闭上眼就想起那挥舞的铁管:“爸爸头一歪就倒在了地上,大量血流了出来,衣领很快就染红了。”周边档口档主小蔡称,他也看见1名男子用李老板的头,随后现场10多名男子全部逃离现场。立刻冲上前扶起丈夫,用手捂住伤口,但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流。阿兴说,在送往医院的出租车上,爸爸躺在妈妈怀里,脸色很快变白,无论怎么呼喊,爸爸也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  伤者很快送到了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,救治医生说,他们检查发现,伤者颅内出血,脑肿胀,有生命,全院立即组织抢救,但伤者很快瞳孔散大,无反射,无自主呼吸,当晚10时35分心跳停止。医院出示的死亡证明显示,病人因为特严重颅脑损伤死亡。

  事件发生后,当地机关采取措施,带走了刘老板娘,也对尸体进行了解剖,鉴定结果尚未出来。阿兴及其家人反映,在父亲的现场,有不少人穿着治安队的,拧住爸爸胳膊的两名男子也穿了。怀疑当地村治保会人员参与此次打人事件。有周边档口档主,事发时有穿人员在场。对此,昨天下午,大朗村治保会有关负责人表示,当天他们直到晚10时接到通知才前往,此前无人在现场。即使有穿人员,肯定也不是该村治保队员。

  “害死了爸爸!”阿兴说,爸爸死亡时口袋内还有一张3月8日买码1万元的单据。他希望机关能尽快铲除组织,同时希望正在玩的父母,为了孩子,收手吧!

  据大朗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介绍,村内有不少货运市场,本村收入主要靠出租厂房和出租屋,这里居住了大量的外来人口,但这群人收入普遍不高。谈到,该名工作人员表示,这一带并不严重,因引发的斗殴事件也比较少。

  “花几十元碰碰运气。”外来工小刘说,他每月工资700元,每周只买10元,也许能中大,但他并不指望能发财,只是当作一种娱乐。不少购买的外来工与小刘持一样的观点,“平时连电视都没得看,谈谈也算一个话题,能发财就发,不能发财就算了。”这些外来工反映,他们购买大多在士多或者出租屋内进行,这些地方大多数只负责写单,并非最后庄家,从中只是抽水。外来工小黄称,每次开码时,卖的附近都会有人,防止进来检查。

  当地警方透露,有时他们也会接到举报,从查处情况来看,抓获人员大多是写单的,而且涉及的金额并不大。

相关推荐